還是家裏最好..


只是相隔了四個晚上再坐上902
卻感覺時間過了很久很久度日如年
只是目的地不一樣
但心裏卻有一種莫名的失落與憂傷
知道以後不會再在寒冷的冬夜坐著902看著窗外的霓虹去到他的身邊
想著之前還商量著聖誕要怎麽一起度過
想著今年的冬天會不會不再那麽的寒冷
但是一切好像早已注定
因爲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而我卻后知后覺
沒頭沒腦的陷下去為了尋找我和他屈指可數的交集
自以爲是的認爲只要有一種感覺就可以包容一切
他依舊是個自我的傢伙唯一的不同就是不夠坦白
無奈的說出了那兩個字因爲他已經越界因爲我已經看清楚
但爲何我還是在流淚
最後換來的只是他的否定他的離開他的不理解我的謊言我的眼淚我的筋疲力盡
我們的好聚好散
愛情久而久之會變成親情
是因爲荷爾蒙的減少或是因爲習慣已成自然
但又有多少的愛情能等到轉爲親情的那一刻呢
又有多少的戀人可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呢




討厭這種沒有雨沒有雪只有寒冷的冬天
期待新年的到來
只為自己找一個可以重新開始的理由
好像縂被人厭惡著我這樣的人誰會要呢好像總是不對哪樣的人我才會要呢
如果再有男人對我說什麽感情可以日後再培養先讓我得到你這樣的鳥話
我會當場把你給滅了


f0047846_0402391.jpg




_END
[PR]
# by jakuso | 2007-12-15 23:48

WENT


今年又要看着几个朋友去当兵
就象那年冬天一样
一样的寒冷
一样的阴霾
一样的从肌肤一直冷到心里


....

昨晚大家兴致都不高
就象那年冬天的晚上
一样的啤酒
一样的碰杯
一样的离别




....


今晚因为上课没办法赴会
或许是想逃避注视对方眼睛说再见的情景
即使他说很想最后再见我一面
就象那年冬天的晚上
一样




.....



说着会等他们回来
三年,
三年的青春年少
三年的物是人非
三年的你和我


....



-END
[PR]
# by jakuso | 2007-12-09 16:41

[圖]


只是圖..


貼得很匆忙説明就都省了我們都是明白人





對不?!


f0047846_10303483.jpg

f0047846_10305285.jpg

f0047846_10311038.jpg

f0047846_10313635.jpg

f0047846_10321430.jpg

f0047846_10323422.jpg

f0047846_103357100.jpg
f0047846_103416100.jpg

f0047846_10395493.jpg

f0047846_10401926.jpg

f0047846_10343563.jpg

f0047846_2344958.jpg




生日快樂
並不快樂
明天要快樂


再見



-----------------------------------------------------------------------------


f0047846_2352620.jpg

f0047846_23543854.jpg

—END
[PR]
# by jakuso | 2007-11-24 10:45

.


回忆变得残酷
一旦陷入某种思维大脑瞬间被撕成四分五裂
挣扎着让自己清醒 即使看清楚也仍旧痛苦不已
又一次的轮回
如梦初醒...

你知道的,
曾经在一次错爱中仍感受到了最深刻的幸福
但不知从何时起只剩黑夜中那张布满泪痕的双脸
你知道的,
曾经在心中盛开的纯粹无暇的花朵
但不知从何时起已被心中的怪兽吞噬干净
你知道的,
曾经多么渴望长大
但不知从何时起对逐渐世故焦虑的自己感到恐惧
你知道的,
无论如何我都一直心疼着你 坚持着你 爱着你

...





07.2.14和她在一起
07.11.11和她在一起
07.11.23仍将和她在一起


------------可爱的巧合


她说她的棱角被磨平了
我说你还"俗"了






她说XX事件后变了很多

我说那是你的报应

她说是啊

我和她终于又回到了最初那个平衡的天平上

新的交点

我想

足已


...

萱宝今天短信我说她忒幸福啊~
连我都被感染了~真好^,^





...


每个人的怪兽



头上是广阔灰暗的天空,脚下是尘土飞扬的大漠,没
有道路,没有草地,没有一株蒺藜,也没有一株荨麻。我
碰到许多人,驼着背向前行走。
他们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个巨大的怪物,其重量犹如
一袋面粉,一袋煤或是罗马步兵的行装。
可是,这怪物并不是一件僵死的重物,相反,它用有
力的、带弹性的肌肉把人紧紧地搂压着,用它两只巨大的
前爪勾住背负者的胸膛,并把异乎寻常的大脑袋压在人的
额头上,就象古时武士们用来威吓敌人而戴在头上的可怕
的头盔。
我向其中一个人询问,他们这样匆忙是向哪里去。他
回答我说,他一无所知;不但他,别人也不知道。可是很
明显,他们定是要去什么地方。因为,他们被一种不可控
制的行走欲推动着。
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一个旅行者对伏付在他们脖子上
和吊在他们脖子上的凶恶野兽表示愤怒,相反,他们似乎
都认为这怪物是自己的一部分。这些疲惫而严肃的面孔,
没有一张表现出绝望的神情。在这阴郁的苍穹下,大地也
象天空一样令人忧伤,他们行走着,脚步陷入尘土中,脸
上呈现着无可奈何的、注定要永远地希望下去的神情。
旅行者的队伍从我身边走过,没入天际,地球圆形的
表面遮住了人们好奇的目光。
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力图解开这个谜;可是不久,不
可抗拒的冷漠控制了我,于是,我显得比怪兽压迫的人们
更加疲倦了。


-----波德莱尔






____________

在一本介绍魏玛文化的书上又看到了[The Cabinet of Dr. Caligari]曾经疯狂寻找的德国电影 熬了个高三让我什么都忘了 - -
在想德国跟日本哪个更BT..或许他们都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最近对捷克感兴趣- -



—END—
[PR]
# by jakuso | 2007-11-15 17:07

.


我是不是傻呢?!
我是不是疯呢?!
我都在干些什么啊?!
没有男人会死吗?!
神你真想玩死我吗?!


开始等于结束
或许根本不曾开始
只是我自以为是的认为可以有一个所谓的开始
依恋那个温暖的怀抱
但我无法允许没有爱的爱情
收回了那双残忍的双手
收回了那些可以伤到他的一切的一切
但还是无法为他治愈鲜血流淌的伤口
无法宽恕自己 无法释怀那深深的自责
对不起
不能再履行对你的承诺
唯有在心中为你祈祷幸福


爱情已经泯灭
开始忘却之际 我感到恐惧
但一旦平静下来 只略微有些忧伤



---------------------------------

TO 昕
那时间我记错了 是4:48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信在茫茫人海中每一次的遇见都是神的恩赐
即使它将带给你人世最深的悲伤





—END—
[PR]
# by jakuso | 2007-11-06 17:56